导航菜单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期望奏鸣曲逐个徐建成诗篇

期望奏鸣曲(五首)

——年青时写给儿子的诗

文/徐建成

期望之诞生

期望是我播下的种子

诞生也如我的行程

是大幸仍是大不幸

他就要诞生 就要诞生

远了———光亮

灭了———电灯

他不知能否耳闻

母亲那挂心的嗟叹

门外 父亲快烧焦的足音

是大不幸仍是大幸

烛光 点着了人生的温馨

白衣闪烁 如梨花摇影

橙黄的烛光是阳光的延伸

引爆了他高枕无忧的

榜首声无压抑的唱鸣

期望如种子 萌发了

有根有叶的诗的意境

唱鸣声波冲突生热生电

如创意飞来照亮了

电灯从前闭合的眼睛

从光亮与漆黑之间诞生的

或许不会懂夜的深重

他一舒打开长长的睫毛

就是一片皎白的绚烂的光亮

儿子的父亲之泪

室内 摆开人生光辉的前奏

一丝不挂的灵与肉

铺开嗓门如啼如哭 如钟如磐

为莅临生疏的空间固执喝彩

碰击着并不年青的父亲

那神经布满的心之定音鼓

烟头 在指尖激越地哆嗦

镜片 遮不住火热的泪珠

儿子无讳饰的头两串泪

竟涌上了父亲久有屏障的双目

一个记不清父亲容貌的儿子

在彤云压顶的群山间

波动了仄仄仄仄平的远程

一个混迹于“老九” 队伍的“剩闲”

在门生不茂的竹篱小园

冷对了好多世态的冷目

一棵早过而立之年的独木

如孤舟驶进了航线

有了枕着涛声入睡的

普通而平凡的美好

不曾有可依靠的膝头

泥泞如渊的山道上

经风的利刃 雨的侮辱

有幸做舔犊的游戏

愿喝尽了往日苦涩的泪

让小犊饮不尽人世的甘露

儿子的哭声如诗如歌

如一篇.生命的礼赞之辞赋

不年青的父亲眼皮高悬

从高兴的九霄下跌之瀑布

为迟到的庄重晋级

举办盛大的洗礼

借两泓盈盈春水拔锚

去高扬家庭远航之征帆

去挥动育儿不倦之桨橹

浅笑在乳白的拂晓

拂晓 从奶瓶里

流出乳白的晨曦

孕着朝霞的红晕

化着儿子的浅笑

品着这有滋有味的人生

凉幽幽的风

吹不透通明的窗棂

皎白得耀眼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期望奏鸣曲逐个徐建成诗篇的

墙面 被褥 人影

映亮忽闪着的

圆圆的黑黑的瞳仁

远离被污染的空气

远离喧嚣的噪音

空间充满奶香如牧野草原

幽静如偶闻鸟鸣的山林

一角小天地 是爱的浓缩

提炼了光亮 沉积了暗影

儿子 浅笑在乳白的拂晓

但是他辽远人生之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期望奏鸣曲逐个徐建成诗篇志全民tv

他将走向被污染的空气

也将有盈耳的噪音

头上会有风云雷电

脚下会有进退升沉

愿他永久浅笑着 如今晨

用黑眼珠 长睫毛长饮光亮

用口舌 用心灵享用这

只需一次的愉快游览

儿子的眉毛

(孩子被幼儿园小朋友碰伤了眉梢眼角. 血痂脱落后. 少了半截眉毛)

孩子丢失得很轻

仍有甜甜的笑声

我的爱情很沉

心 好像失去了平衡

少了截天然的屏障

眸子可会受尘埃的欺负

泪泉 可会涓涓长流

视界 可会因此而阴沉

残了的剑眉 可会

扬得起自傲而挺立的芳华

弱了的视力 可会

觅得到不会变形的爱情

呵 让我的眉毛残损吧

只需孩子的眉梢春草再生

他的路更长 更需剑眉亮眼睛

愿以我的残损. 交换他无憾的人生

母子峰

旋转的日月双轮上

亮着温馨的启明星

母爱的山脊

负着探索者的幼年

走向木马 跷跷板

走进大森林

去听小白兔和大灰狼的故事

血红的灯亮了

碧绿的灯亮了

她从轻盈的少女

长成负重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期望奏鸣曲逐个徐建成诗篇母亲

期望从她怀里长大

在她肩头长高

从她背上走向

有许多故事的人生

晨雾 晚风

为她塑一座像吧

在高楼的峡谷中

飞来了母子峰

作者附记:这几首诗是从我一篇文章(书稿中的一篇)中辑录出来的,别离原载于《青年作家》《现代作家》(即今《四川文学》)《四川青年报》《人民日报》,时刻为上世纪八十年代,距今三十多年了,也不知写法是不是过期了?另还有些刊于以上期刊和《星星》等报刊的同类题材诗作,往后便利时如寻出原件,将再次承受新一代读者目光的审阅吧!

注:本文所用配图均来历网络。

作者

简介

徐建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工人日报主任修改,四川省文艺传达促进会(四川省记者文学艺术研究会)专职秘书长、会刊主编,四川省诗篇学会副会长。

二维码